前程远大 百年好合

[周泽楷中心] 杀戮盛典

·整理后重发,望喜欢!


【零】

 

  A.D.2150,地球人口多达150亿,远远超出环境承载量。在此形式下,联合国政府出台全新的国际法——杀人无罪。它废除了各国宪法中最基本的一条,并从即日开始执行。

  法令颁布的当天,世界各个角落的人们都收到了这样一条短信:

  “——您已获得杀戮的特权。”

 

【一】

 

  人为什么不愿杀人?

  人类的思想被道德和人伦所束缚,“杀人有罪”这一观念已根深蒂固。抑或因为善良的心,赋予所有生灵以平等的生存权利。然而,所谓的“道德”和“善意”,是许多人穷尽一生也无法得到的。就像人类仍未破解出宇宙诞生之谜一样,人们还未探及真相,便重新堕入世界无尽的轮回之中。

  大部分人则惧怕杀人后的惩罚。

  杀人偿命,抑或是在阴暗监狱中度过的余生,那是杀戮所要付出的代价。人们为了保全自己的生命,才会压抑原始的杀戮欲望。

  如果有一天,不杀人就活不下去——你我都会选择开枪的吧。

 

  人类终究是自私的生物。

 

  “一共四百二十元,谢谢惠顾。”

  周泽楷接过那袋零零碎碎的手工材料,付了钱,转身离开商店。

  街道上几乎空无一人,前些天刚下过雨,潮气还未散去。街角逼仄的小巷里,某种可疑的红色血迹正缓慢蜿蜒爬行。他对这一切熟视无睹,一路向前。

  回到家后,他把那堆塑料片和金属环摆在床上,对着前几天从网上查到的资料,笨手笨脚地摆弄起那些材料来。

  网上关于枪支制作的资料早已绝迹,材料也很难弄到,这种东西在二十年前被政府认为有违人道主义,便从此被禁止生产。周泽楷只好对着历史书上的枪械图片,先用EVA板材拼出一个大致的雏形,再凭感觉组装内件。

  做枪并不是为了杀人,只是为了防卫罢了——虽说只要想杀人的话,用手就可以办到。但在危急情况下只用手果然来不及吧,还是有一件武器会比较方便。

 

  周泽楷粘好了L形的外壳,开始用砂纸小心翼翼地打磨。

  “吃饭了哟。”

  门外有人在叫她。

  “马上就去。”

  他放下那层薄脆的壳子,小心翼翼地用被子盖住满床的金属片,转身下楼。

 

  楼下播着新闻,食物是早已不再新鲜的罐头汤。母亲坐在桌子的一角,机械地把食物送进口中。她这个样子有一段时间了,啊,没错——自从父亲消失之后。

  也许是被什么人杀人,也许是对这种生活感到厌倦了。总之,那天,爸爸像往常那样出门之后,再也没有回来。从那以后,妈妈就崩溃了。

  他坐在木箱上,抓起变凉的罐头,争取尽快喝光。

  不出所料,坐在唯一一张沙发上的祖母又开始抱怨起来:

  “我说,你要是还能听懂人话,就不要再让我吃这种东西了。我都八十五岁了,再吃这种东西会生病的。你听到了吗?”

  老人语速极快地嘟囔着,却还是把汤喝的干干净净。妈妈像是什么都没听见,像往常一样。

  “所以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去找我儿子?他都失踪两星期了,就算是死了,也要让我看到尸体吧?......”

  老人大概很擅长戳破人心中的伤口吧,总是这样毫不在意地抱怨着,抱怨抱怨抱怨,满腹的牢骚和咒骂,毫不在意听着的感觉。周泽楷迅速咽下最后一块泡软的蔬菜根,准备离开餐桌。

  女人开口了:

  “无论怎样都不要杀人啊......明白了么?”

 

  每天例行的警告。

 

  妈妈是被人们称作“善良”的人,并以这样的方法教育自己的儿子。周泽楷在通常意义上也算是“善良”,至少,至今为止还没有杀死任何一个人。做出任何残忍的事,都会被女人视为不服管教和背叛。因此,床上的那些零件绝不能让她看到。

 

  他盯着对方眼睑下的深紫色,点了点头。

 

  那叫做“弹道”还是别的什么东西,总之就是能射出子弹的地方,通过扳机和枪管连成一条曲线,能用一条弹簧解决掉。周泽楷用弹片和钢珠试了试,虽然使劲砸下扳机之后勉强打得出去,杀伤力却几乎为零,钢球总是弹出几厘米后咚地砸在地上,比小孩子玩的弹弓还要无力。

  他注意到图鉴上的子弹大多是圆锥和柱体的组合,便用木块削出那样的形状,重新装好。这次根本连子弹都射不出去,总是卡在枪管弯曲的部分。就算改用铁砂之类的小颗粒,也只是喷出一小片黑烟,连让对方受伤都做不到,更不用说杀人了。

  他累得眼角酸胀,便放下了手中正在打磨的枪管,靠在床头睡着了。

  梦境中他重逢了十年前的父母,作为再普通不过的小学教师,他们以自身经历,向幼童们孜孜不倦地灌输着道德知识。“一定要善良啊。”“杀人是有罪的。”无数近乎基本常识的大道理,没人听得懂。

 

  但是,如果听懂了的话,现在一定不会还活着了。

 

【二】

 

  你或许会问,如果杀人无罪的话,那么,居高位的政府官员,和四肢早已退化的科学家又该怎么办呢?——他们会被轻而易举地解决掉吧。

  当然,在两位国家总理被接连谋杀之后,政府也很快意识到了这条法令的缺陷。于是,一种决定人们命运的考试即将诞生。

 

  政府规定,所以生活在地球上的居民,都必须参加这场考试。

 

  主考官由控制全球教育系统的终端计算机担任,每个人都有整整一天的时间,向计算机展示自己的才能:体力、智力、外貌、丰富的情感、所获奖项、对社会做出的贡献,以及某一方面的突出特长,写作、绘画、厨艺......只要被判断为能够服务于社会,便被允许展示。同时,拒不参加考试的人将会被认定为自动放弃,成绩归零。

  考试进行了三十五天,世界各地的人们使尽浑身解数,向冷冰冰的计算机展示足以令自己活下去的才能,计算机便对这些技巧打分。没有受贿的考官,没有枯燥的试卷,称其为有史以来最公平最真实的考试也不足为过。两星期后,考试成绩公布了。

  根据不同成绩,计算机将人们分为R1~R5五个等级,R1最高,R2其次,以此类推。新法律规定,当人们杀死与自己同级或更高级的人时,就会受到不同程度的惩罚,从罚款到枪决,依次加重。

  人们脖子上被烙下等级号码,颜色各不相同,并用荧光材料植入皮肤。因此,就算想用其他颜料或衣物遮盖,也是不可能的。这样就有效地维护了“有用之人”的利益。

  

  考试一年只会举行两次,五个月一次,每次都会重置等级,不想被直降直R5就必须参加。每个人最多可以参加三次,每次的等级评定都被视为有效,人们可以选择保留最高的评级,并可以转让。因此,母亲可以把自己的等级,送给孩子,也可以高价卖出高等级评定。一时间,社会渣滓被大量清除,人们为了生存,纷纷拼命学习,人口素质得到了空前的提升。至于那些位于食物链最底层的R5之人,只能蜷缩在潮湿的巷道里,在这个不能容忍自己存活的世界里,默默咽下最后一口气。就一般情况而言,R1当然是最少的,全市仅寥寥几人,他们分别是各个领域的精英;R2一般由智力与体能都较为出色的社会高层人士组成;R3代表人口素质发展的平均水平;R4多为才能尚未发育成熟的幼童、残疾人士或身体机能日渐衰退的老人;R5则是社会最底层的渣滓。偶尔某些暴发户也会得到R5的评级,不过又会很快买到R3甚至R2,所以他们的情况不被列在讨论范围之内。

  考试每五个月进行一次,只要努力的话,同样可以攀升到更高的级别。而等级又是根据整体情况评定的,所以每个等级的人数总是一定的。因此,就算是那些已经达到R1的人,为了活下去也不会松懈大意。

  社会就在这样残忍的鞭策下飞速发展着。

  日复一日、日复一日、日复一日地。

 

  周泽楷的评级是R4,脖子上印着一圈闪闪发亮的紫环,年名字前面都加上了紫色的“R4”。简直就像欢迎别人来杀自己一样。

  前座的男生是学校里唯一一个R2,因此倍受尊敬。

  得知对方的成绩后,他一度非常惊讶。在他看来,那个男生除了脸之外简直一无是处。然而他想错了,也许是用那张脸得到的评级,或者用那张脸获得了某种途径。在学校里,上到校长,下到学生都对他十分谦恭。他不高兴的话,就能不受惩罚地杀死整个学校的人。就是这样简单的规则。

  那男生转过来,很无聊似的扫了一眼周围的学生,目光最终锁定在周泽楷的脸上。

  “你爸爸回家了吗?”

  他居然会屈尊和自己说话。

  周泽楷摇摇头,用电脑挡住额头,尽力让自己看起来缩小一点。

  “这样啊。”

  男生撇了撇嘴,精致的脸皱了起来。他转过头,眼珠四处乱转,寻找下一个搭话对象。

  放学后,周泽楷再一次来到那家模型店,买下皮筋和一大袋砂纸。他用制服包着购物袋,躲着下班的人群,好不容易才安全地回到家。

 

  “......”

  打开门后,往常的罐头汤味道消失了。

  女人没有回家。

  也许和那个自以为品德高尚的男人一样,在回家的路上被人杀死了。知道临死之前,也一定默念着“不能杀人”,像喃喃着某种魔咒,就那样死去了。或者是厌倦了。对这个贫穷的家、无能的儿子、满腹牢骚的老人而感到厌倦,于是便逃走了。

  “给我做饭。”

  老人躺在唯一一张沙发上,面无表情地命令道。

  他放下手中的袋子,转身走进厨房。

 

  “这下连她都死了,”老人把口中的蔬菜嚼得啪啪响,“可是连儿子都没有给我找回来。”

  惯常的抱怨,关于女人的懒惰和不孝,关于自己的年老和虚弱,等等等等。周泽楷紧握手中的餐刀,把煮过的土豆划成一片一片。

  “......”

  他只能比以前更用力地打磨那把枪。

  它仍然吐不出子弹,当然也不能杀人了。

  既然女人已经死了,那他还有必要遵守那个诺言吗?

 

【三】

 

  人为什么要杀人?

  为了不可调和的矛盾而杀人。

  为了丑陋的利益而杀人。

  为了满足杀戮的欲望而杀人。

  为了活下去而杀人

 

  ......当双手沾满同类温热的鲜血时,感受到的是更多的恐惧与自我厌恶。当血垢在手心里积满厚厚一层时,愉悦就会由心而生吧。

  从那时开始,杀人者将不被称作“人类”。

  那么,我现在生活的世界里,是不是横行着无数人形的怪物呢?

 

  周泽楷一直遵守着母亲最后的叮嘱,“绝对不要杀人”。

  堆放的零件已经彻底铺满了整间卧室,床上只摆着几个还算成功的成品。他完成了几种型号的外壳,也不甚熟练地镀上了一层银漆,扳机护圈内侧还刻着歪歪扭扭的字母。至少从远处看,已经有个手枪的样子了。周泽楷试着用皮筋和弹簧做了一个简陋的弹射装置,出乎意料地起了效果。当他举起手枪向花盆射击时,钢球在塑料盆上打出了一个凹陷。

  门外响起不耐烦的抱怨声。

  他很快解决掉老人的晚饭,接着便把自己锁在卧室里,用十倍的力气狠狠打磨着另一个手枪的外壳。老人的抱怨变本加厉,狠狠戳着他心中从未被触及过的伤口。

  “......”

  周泽楷想杀死祖母,那会有多难?不过是开枪射击,再拖走尸体罢了。

  对了——他突然想起老人是R3,那是父亲买给她的评定。老人最初的评级是R5,像数量繁多而一文不值的蚂蚁一样,是只会被践踏的存在。父亲为了表示自己的孝敬与品德高尚,几乎倾其所有,买下一张R3证书。

  老人因此便成为这个家中最高级的人。

  所以现在还不能动手。

  周泽楷再次向窗户射击,钢球与玻璃同时嘭当作响。在玻璃后面,他似乎看到了父母的脸。

  如果他们还活着的话,此时的表情一定非常失望吧——尽管那毫无根据的善意,造成了自身的死亡。

  他想杀人,非常非常想。欲望再次淹没了大脑,眼前的一切都浮起透明的红光。

  “伪善者。”

  伪善者伪善者伪善者伪善者伪善者。

  钢球在瓷砖上乒乓地弹开,毫不留情地摧毁着周围的一切。窗户和镜子哗啦啦地碎裂,闪亮的玻璃倾倒了一地。

  “——伪善者。”

  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。

  伪善者......他们都是伪善者。为了虚无缥缈的“道德”,而导致自己的死亡。然而,夺取自己的生命,就是所谓的“善意”吗?

  又有谁能判定呢?

 

  那天放学时,周泽楷路过了一个凶杀现场。杀人者蘸着鲜血在马路上涂画出一个巨大的圆形符文,像是某种悲哀的宗教献祭仪式。

  倒在血泊里的人体已经看不出原本的形貌,变成了一片片混合着灰土的块状物,散发出腥烂的腐臭气味。行人纷纷皱着眉头闪过,没有人愿意多管闲事。

  蔓延的鲜血一角,用来作案的奇异武器横倒着,刀刃闪闪发光。

  周泽楷捡起那把沉甸甸的武器,用袖口蹭掉刀刃上的血渍。

  后来查资料时,才发现那是一种被禁多年的武器,名字叫做“斧”。

  他把沾满暗褐色血迹的斧头扔在床上,用砂纸细细地打磨着它的刃。终于,斧刃变得雪亮,与满床的零件一起闪闪发光。

  “给我做饭。”

  老人砸开他的门。

  “......”

  他还未来得及藏起手中闪闪发亮的武器,便只好用力握紧木质的斧柄。

  老人见他不再回答,以为那是默认,便转过身,一瘸一拐地走出卧室。在老人踏出房门之前,还有一段时间。

  “......”

  周泽楷举起手中的短斧,斧刃高高地扬起,一动不动地停在老人的头顶。

  只要向下五厘米,就能剖开老的的脑壳,让她永远不能在自己面前抱怨,让她在天堂或者地狱里和她那亲爱的、善良的、品德高尚的儿子永远在一起吧。

  他的视线掠过老人窄窄的肩膀,落在一块镜子的碎片上。

  镜中自己的脸是那么地狰狞和恐怖,五官扭曲着,雪亮的光刀把鼻梁的一块照的格外明亮,苍白的脸色仿佛厉鬼一般。

  “......他们都死了,你可不能再死掉了啊。如果连你都死了,让我这个孤零零的老太太又该怎么办呢?”

  老人突然说话了。

  那张布满皱纹、枣核般的脸上浮现出无比悲伤的神情。

  “......”

  粗糙的斧柄在他的手中慢慢滑下。

  “不想做饭的话我们就出去吃吧,总要给你补充些营养吧。”

  老人从皱皱巴巴的裤边里翻出钱包,苍老的手指颤颤巍巍地拣出两张钞票,小心翼翼地叠好。

  他的手慢慢地垂了下来。

  斧刃擦过掌心,沉沉地坠入大片闪亮的镜面碎片里。

 

  难得美味的晚餐过后,老人说自己要在附近的公园里散步消食,让他自己回家。

  那天晚上,老人再也没有回来。

 

【四】

 

  这个家里最终只剩下自己一人。

  那些邻居们不怀好意的眼光,鬼鬼祟祟的窥探,好像针刺般灼烧着每一寸皮肤。如果他死了的话,这个家里的所有东西就能被他们瓜分了。一定是这么想的吧。

  “......”

  周泽楷格外用力地打磨着短斧、手枪,还有无数根据历史书上的图样做出来的武器。床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零件和成品:子弹磨得尖锐而光滑,放在用皮衣做成的弹夹里。以防万一,他还做了几个装在玻璃瓶里的小炸弹,一摔就会爆炸的那种。

  “来吧,”他低低地默念,“如果敢碰我的话,我就能把你们都杀了。”

 

  下一次的考试,周泽楷想自己终于找到了比任何人都出色的展示技能了。『武器制作』,但是,这件事很可能会被计算机上报给政府,然后他就会被挂上反叛分子的名号,当场枪决。

  当他并不害怕。

  “你们都过来吧,我会把你们一个个都杀掉。”

  床边堆着无数个空罐头和金属零件,惨白的月光透过破碎的玻璃,在满地的镜面碎片上折射出无数凄蒙的影子。

  周泽楷把打磨好的小刀摆在床垫上,躺在无数冰冷的武器上静静入眠。

 

  杀人是有罪的吗?

 

  然而,如果不杀人自己就活不下去,杀人还存有罪孽吗?

  不杀戮的话自己就会死,却还是有人不愿杀人吗?

  那是“道德高尚”吗?

  宁愿牺牲自己,也不愿夺取他人生存的权利。但是,如果那样的话,自己就绝对活不下去。换言之,在事态发展得更加严重之前,自杀不就好了。

  那么,道德高尚的人就没有活下去的理由吗?

  不他们应当比任何人都活得长才对。高尚的品德是勋章,而不是死亡的预兆。他们是理所当然的生存者,比任何人都有活下去的权利。

  由生存的期冀而生的杀戮,就不属于罪恶的范畴了吗?

 

  善良的人凭什么一定要死呢?

 

  为什么别人要活下来,我就必须要被杀死呢?

  一旦抱着这样的疑问——所有人都会开始杀戮了吧。

 

  自那一刻起,杀戮的盛典便再也无法停止了。

 

  ......那么,如果我现在杀死面前的这些人,是否会带着满身的罪孽在抵御里沦陷呢?

  还是,因为我那虚伪的善意,上帝会怜悯我,让我带着满身的罪孽升入天堂呢?  

  

  “......”

  周泽楷抬起头,看向包围自己的劫匪们。

  也许那里面有认识的人,也许他们只是想要杀人,不过那都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自己,现在,逃不了。

  围在他身前的人一共五个,身材十分高大,像几堵厚墙般挡住了所有灯光。脖子上一圈蓝光格外显眼——五个R3,现在连流氓都比他的评级要高了。他自嘲地扬了扬嘴角。

  男人们把他推到小巷的角落,手中没有任何武器。也许是觉得对付一个小男孩不需要费多大力气,也许是他们根本没有见过能杀死人的武器。如果是后者的话,他倒是很乐意向他们展示一下。

 

  “......”

  劫匪的脸在眼前晃动着,模模糊糊看不真切,像是走进了某个色彩晦暗的梦境。

  凭什么不杀人者就一定要死呢?

  凭什么善良的人就要放弃自己的性命,只为保全那些卑劣的、令人作呕的不善者,就要付出无数高尚的人的生命呢?

  但是,如果存有善意的人一旦开了枪,就不再是“善良的人”了吧。

  只有不善者才会杀人,而那些善良的人,早就安稳地坐在天堂的摇椅里,俯身观赏这场杀戮的盛典了吧。

  ......谁说我是善良的人了?

  我和那些伪善者不同,和那些自称高贵的品德高尚者不同,我要活下去,没错,我一定要活下去。怀着求生的欲望而杀人,这样就是罪孽了吗?

 

  ——对了。

  周泽楷忘记了很重要的一点。

  在无数次的内心挣扎和背叛母亲的良心不安后,他终于发现了。

  杀人的话......早在那一天就无罪了。

 

  少年终于开枪了。

 

  钢球呼啸着打穿血肉,鲜血随之喷溅而出。

  在劫匪差异的目光下,他们接连倒下。骨骼撞击着坚硬的地面,混合着血水被溅起的奇妙声响,交织成宏大的海潮声。

  少年曾经有过这样的梦想,成为R1,把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杀掉。

  那样疯狂而病态的愿望。

 

  想要杀人的欲望强烈得不得了,好想毁灭这丑陋世界里的一切,好想把妨碍自己的人通通杀掉,好想体会到鲜血的温暖和空气中弥漫的铁腥,好想把这个世界上一切不公平的事情都彻底打破,好想把那些伪善之人脸上的笑容彻底碾碎——

  无用的“善意”,造成了那两人的死亡。

  没错,他不需要“善意”。

 

  少年奔跑起来。

 

  手中紧攥崭新的短斧和手枪,子弹的银光和雪亮的刀光齐射而出,那些行走在文明社会里的人形怪物甚至来不及看清,就重重地倒下了。

  “......”

  呻吟与尖叫在耳膜上嘭当作响,漫天的血雾纷纷扬扬,天空仿佛下起了一场鲜红的阵雨。

 

  ——对不起,爸爸,妈妈。

 

  我还是没能遵守诺言,成为一个怀有“善意”的,“品德高尚”的好人。

  如果连想要生存下去的欲望都成了罪孽的话,那么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是罪人了。

  想要杀人的欲望,强烈得不得了。

  想要活下去的渴望,无法抑制。

  喉咙和手心仿佛一同燃起厉火,猛烈地烧灼着一切。

 

  “......”

  街道上空无一人。

  与之相反的,鲜红不断蔓延着,污黑的人体四下散落。

  看着血泊里自己的倒影,周泽楷突然想到了。

  这个世界上,还有一种原本就『无罪』的杀戮。

  他再次按动扳机。

  “啪......”

  钢球从另一边的太阳穴爆射而出,仿佛星辰爆炸般溅起瀑布般的鲜血。

 

  少年沉沉地倒下了。

 

  他的脸上残留着最后一丝微笑,鲜血随即弥漫了所有视线。

 

 

 

  


评论(6)
热度(14)

© 二价钙镁钡锌氧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