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程远大 百年好合

人生无法避免的十件事





不可救药的喜欢。 
 
 
摸了一包烟,开始吞云吐雾。他隔着灰雾看着对面的人指尖灵动,面庞清秀,挑起的嘴角自信的笑容,和对手急剧减少的血量,他软塌塌地放松,让椅背完全承受他的重量,感觉自己快要中魔了。 
自打他第一次来网吧,看见这家伙,就莫名其妙地喜欢了。 
而他每一次都在这个位置看他打游戏,自己的进展更是极其失败,感情一点一点地攀升到最高点居高不下,可他至今连看他的角色名称一眼的勇气也没有。 
他叫什么?他多大了?不知道。全部都不知道。 
 
 
 
 
不可避免的死亡。 
 
 
看着被送去焚化的他,想必这个还尚未展翅的飞鸟,将在无情的炽热火舌之下,燃烧了轻巧的羽翼和洁白的羽毛,成了如同枷锁的骨灰盒里一抔黄土 
可他还没有想说好的一起与他并肩夺得荣耀啊。可这新生的飞鸟还没有第一次扇动翅膀就被折断了啊。他想,指节被他握得发白 
——他明明可以与他一起爬上巅峰的。这路上就剩了他一个孤独的旅者,背负着整整一个生命的重量,沉重地前行 
如果生命能重头再来的话…… 
垂下眸,还是放弃那些莫须有的想法 
 
 
 
 
别人的嘲笑。 
 
 
“嘉世不行啦!一叶之秋真是越打越烂,还斗神呢,果断粉转黑! 
苦笑着摸了摸兜里写着‘君莫笑’三个字的账号卡 
沐秋……怎么办,来做个选择题吧 
——是却邪,还是千机伞? 
 
 
 
 
永远的过去。 



‘枪王’,周泽楷 
如果你在,这枪王之位还轮的上别人么 
但是,现在所有人都不知道有‘秋木苏’的存在,因为那张账号卡,连同你的骨灰,也一并深埋在土里了 
……所以,那些都是过去了。 
 
 
 
 
无可奈何的遗忘。 
 
 
记忆里的少年只剩轮廓,他温暖的笑容原本以为是永生难忘,可错了。他甚至逐渐地忘记了对方的模样,唯有苏沐秋这个名字记得深刻。他的眼睛他的鼻子他的眉毛他的嘴唇……每一个细节都像是上了一层模糊滤镜一点点地模糊了起来 
十年了,所以一切都会被逐渐地……一点一点地,像是岸边的石子一样,缓慢却坚持地被消磨掉存在的痕迹 
——不知道他还能记住他几年。 
 
 
 
 
莫名其妙的孤独。 
 
 
君莫笑孤零零地站着,伞尖点地,被拖在地上,伞骨像蜘蛛网的轮廓一样。 
想了想,让君莫笑跑到新手村站着,无视一些旧人开的新号在身边蹦蹦跳跳,建了一个小号,名字是秋木苏,因为不是职业选手,所以并没有系统设置的职业选手ID保护,他想到这里苦笑了一下,将‘秋木苏’操纵着跑到君莫笑旁边 
把秋木苏加为好友,然后让它站在原地,自己去杀怪了 
 
 
 
 
 
没有选择的出身。 
 
 
苏沐秋和苏沐橙是孤儿 
所以叶修每次被催得受不了回家的时候,都能看见苏沐秋挥着手,笑容微微黯淡,然后突然奔上前夺走他手上的一叶之秋。 
——你不懂什么叫睹物思人,更不懂什么叫单向暗恋。 
 
 
 
 
流逝的时间。 
 
 
坐在医院的椅子上,苏沐橙坐在旁边,小姑娘哭得抽抽搭搭的 
“谁是伤者的家属? 
“我。”叶修离苏沐橙很近,苏沐橙的哭腔听得很清晰,“我是他妹妹。 
接下来的是梦魇之后的颤音。 
 
 
 
 
离你而去的人。 
 
 
清明节 
苏沐秋之墓 
叶修叼着烟,突然想起苏沐秋生前十分讨厌烟味儿,苦笑了一下,弹了弹烟灰便掐了烟头:“算了,哥迁就你一下,还不速度爬起来原谅哥的宽宏大量么? 
墓碑灰暗得刺眼,让人不想看清碑上的人名。 
 
 
 
 
倒向你的墙。 
 
 
嘉世内部的窝里斗现象越来越明显了,一切矛头都在指着他,他的‘队友’们也比敌人都会阻挠他前进的脚步 
叶修操纵着一叶之秋错身躲过枪响之后疾驰的子弹,感觉一瞬间周泽楷的身形与记忆里那个少年重合了。他正热血沸腾到想冲上去厮杀一场,刘皓的技能再次挡住了他的去路 
……要是你在的话……这是这个赛季叶修不知第几次这样想了。 

 

 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恩。。我还是喜欢写伞修。。

评论
热度(13)

© 同位素 | Powered by LOFTER